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反导作战空域 >

萨德系统入韩引起的?

归档日期:08-09       文本归类:反导作战空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一、韩国欲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动因 一直以来,韩国政府在面对是否同意美国在其境内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问题时,始终坚持所谓的“3Nos (No Request, No Consultation, No Decision)原则,即美国未向韩国提出任何要求、韩美没有就此协商以及没有做出任何决定。但是,自进入2015年以来,韩国政府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立场却发生了微妙的转变,特别是在韩国决定加入中国主导构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之后,韩国国内更是把两者相挂钩,呼吁政府认真考虑是否部署“萨德”反导系统。随着2016年1月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和2月发射远程弹道导弹之后,韩国政府在是否同意美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立场上发生了根本性的态度转变-----韩国政府表示基于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发射行为开始从韩美同盟层面上就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进行正式协商。由此,韩国政府的立场从最初所谓的“3 Nos”原则转变为公开协商,而这种立场转变的背后是必然有其深刻原因的,可以从内外两个方面来予以解析。 一方面,从外部原因上来分析,首先必须要考虑朝鲜的因素。长期以来,朝鲜一直谋求通过研制和开发核武器、弹道导弹等来确立针对韩美同盟的非对称优势。经过近半个世纪的技术积累和研发投入,朝鲜已经形成了对韩国强大的弹道导弹威慑力和打击能力。到目前为止,朝鲜已经研发出“飞毛腿”系列、“芦洞”系列、“舞水端”系列、“大浦洞”系列、KN -08(移动式洲际弹道导弹等各种近、中、远程弹道导弹1000多枚,并且韩国认为朝鲜在经过2013年2月第三次核试验之后已经具备了使得弹道导弹携带小型化核弹头的能力,而这无疑更增强了朝鲜对韩国的威慑力。不仅如此,朝鲜弹道导弹的突防能力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以2014年为例,朝鲜在东海岸进行了9次导弹试验,根据韩国此前对其发射导弹进行的轨迹分析,韩国发现朝鲜试射的“芦洞”和“飞毛腿”导弹最大飞行高度为130-150千米,飞行距离为250 - 650千米,大大超出了韩国目前建设中的“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的拦截高度,也就是说,这又进一步强化了朝鲜对韩国的战略优势。基于此,韩国有学者认为“在现有的安保条件下,‘萨德’反导系统是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威胁最关键、最优先的导弹防御系统”,因为“萨德”反导系统的拦截高度为40 -150千米,正好弥补韩国自身导弹防御系统的不足。所以,我们看到为了有效遏制朝鲜对韩国的弹道导弹威胁,韩国在努力不断突破弹道导弹射程和弹头重量限制的同时,也在积极构筑拦截朝鲜导弹的各种防御体系,“萨德”反导系统便是其中之一。而2016年1月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和2月远程导弹的发射(以及第五次核试验)正好成为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绝佳借口,韩美之间有关“萨德”反导系统的谈判因朝鲜的持续“挑衅”而最终公开化。 第二,韩国欲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与美国一直以来不断施压有密切关系。冷战结束之后,美国为了更好地维持其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力和影响力,力图构筑以美日韩、美日澳等三边同盟关系为主的亚太地区反导体系,来应对该地区的导弹威胁。在1998年朝鲜开发和试射“大浦洞-2”号之后,朝鲜的导弹开始成为美国反导系统的防御对象。因此,对于美国而言,构筑完整的亚太地区反导体系,离不开韩国的参与和合作,敦促韩国加入美国主导的导弹防御体系,也是美国对韩外交政策的重点之一。但是,早在20世纪,自韩国金大中政府执政以来,韩国历届政府基于地缘政治、财政负担等方面的考虑一直拒绝加入美国主导的亚太地区反导体系。不过,在2009年2月奥巴马政府上台以后,美国在亚太地区同盟国的导弹防御合作和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政策联系更加密切,美国加大了对韩国施压的力度。2012年6月,华盛顿著名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所(CSIS )在向美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提交的《亚太地区美军军力配置报告书》中,就提出了在朝鲜半岛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建议。美国根据对朝鲜弹道导弹的研究,提出应通过末段高空防御和低层防御相结合的方式来提高对朝鲜导弹的拦截成功率。 进入2015年以来,美国更是加紧对韩国施压,先后通过驻韩美军司令、美太平洋司令、美国国务院、美国国防部等途径来试探外界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反应和态度,并且不惜引起盟友韩国的误解企图营造美韩已经就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达成事实的假象,甚至美国国务院裁军执行负责人弗兰克·罗斯(Frank Rose)在参加一个研讨会时指出,“萨德”反导系统是应对朝鲜“芦洞”或者“飞毛腿”导弹的决定性力量。而2016年1月朝鲜第四次核试验和2月远程导弹的发射则顺理成章地成为美国借助朝鲜威胁施压韩国同意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绝佳机会。美国正在借助朝鲜半岛军事威胁逐渐推动其亚太反导体系的构筑,加强对中俄的战略钳制。 韩国国内因素也是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重要原因之一。首先,韩国认为“朝鲜半岛直接的威胁就是来自朝鲜的射程在1000千米以内的中、短程弹道导弹(KN - 2、飞毛腿、芦洞等)”。为了有效防御来自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韩国早在卢武铉政府时期就批准了自主研发本国“国家低空导弹防御系统”的计划,该计划便是目前韩国正在建设的“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KAMD)的雏形。但是尽管如此,“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目前仍在建设之中,尚未完全形成对朝鲜导弹的拦截能力。并且,更为重要的是,“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是定位于弹道导弹飞行末段低层的防御体系且拦截成功率较低。因此,韩国认为,如果在其境内实现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话,那么其正好与定位于弹道导弹飞行末段低层的“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形成了合理的高低搭配,这将为韩国防御来自朝鲜的导弹威胁构建更加完善的多层拦截体系。同时,“萨德”反导系统所配置的高性能X波段雷达也可以为“韩国型导弹防御系统”提供目标信息指示,实现末段高低层信息共享,提高弹道导弹拦截效率。 另外,还需要说明的是,韩国也在致力于研制本国的末段高空拦截导弹L-SAM ,该导弹“从2015年起通过三年时间来进行探索开发,之后5-6年进行系统开发,实现量产期则要等到2022-2023年”。因此,鉴于本国自主研发的末段高空拦截导弹L-SAM刚开始研发,韩国欲通过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来填补本国国防力量的防御空白,力图尽早构筑完整的对北防御拦截体系。 其次,韩国国内强大的亲美保守势力希望美国在其境内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且韩国国内目前正在努力形成这种共识。对“萨德”反导系统,韩国国内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支持力量:韩国的主要保守政治势力和保守媒体,这里主要是指以现执政党——大国家党为首的国会势力和以《朝鲜日报》和《中央日报》等为主的保守媒体;韩国某些智库和专家学者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来转变社会的认知、间接影响政府的政策;以韩国国防部为代表的军方势力也是重要的支持力量。可见,由于韩国国内存在着强大的保守势力,并且这些保守势力操纵着韩国的主要政治资源和舆论话语权,韩国政府在“萨德”反导系统问题上态度暖昧,甚至在2015年3月发生美国驻韩大使遇袭事件之后,韩国国内保守势力企图借该事件为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营造气氛和条件。而2016年朝鲜的核试验和远程导弹的发射无疑更是成为保守势力与美国相互配合共同施压政府同意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重要借口。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2014年12月29日韩美日三国签订了《韩美日情报共享协议》,该协议旨在使韩国和日本通过美国共享有关朝鲜核与导弹威胁信息的情报,而韩日之间不会直接共享军事情报。从表面上看,似乎该协议只是有关三方共享朝鲜核与导弹威胁信息的情报共享机制,但是实质上该协议的签订也为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提供了有利条件,韩国可以根据此协议的目的和宗旨,通过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X波段地基雷达(即AN/TPY - 2)来实现对朝鲜更加全面的导弹实时监控,并实现美日韩三方情报共享。所以,从某种程度上看,《韩美日情报共享协议》的签订为“萨德”反导系统的部署打开了便利之门。 “萨德”入韩,犹如一剂“毒药”,严重危害东北亚地区国家关系健康发展,埋下加剧地区紧张和对抗的祸根,令地区和平稳定面临重大危机。

本文链接:http://enovexcorp.com/fandaozuozhankongyu/3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