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反导作战空域 >

能够破敌体系的“杀手锏”力量可以这样炼成

归档日期:06-19       文本归类:反导作战空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作战力量,是用于遂行作战任务的各种组织、人员及武器装备等的统称,包括参加作战的诸军兵种部队(含转服现役的预备役部队)、武警部队、民兵等。作战力量是军队战斗力的主要载体和物质基础,它与保障力量一起构成了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重塑作战力量体系,是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的主要内容和重要步骤。

  重塑作战力量体系,就是要着眼信息化条件下联合作战对作战力量运用的实际需求,严格遵循现代联合作战制胜机理,按照各自担负的使命任务和职能分工,对我军现有作战力量进行模块化编组和系统化集成,构建出要素齐备、结构合理、运行流畅、功能强大的现代作战力量体系。

  海湾战争开启了人类信息化战争的序幕,各国在惊艳美军先进作战能力的同时,也关注到美军作战力量体系建设所取得的飞速发展。近30年来,美俄等军事强国通过大力推进作战力量体系改革,军队作战能力突飞猛进,取得了不少实践建设经验,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综合来看,其作战力量体系发展呈现以下特点:

  (一)新型作战力量发展异军突起。在新军事变革和高科技迅猛发展的推动下,世界军事强国纷纷投身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浪潮,持续加大战略预警、军事航天、防空反导、信息攻防、战略投送、远海作战、低空作战等新型作战力量的国防预算和建设力度,谋求在未来战争中赢得战略主动。美军始终秉承“至少领先对手5至10年”的战略优势,坚持走高新技术引领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之路,取得了长足进步,主要表现在:太空作战组织架构、武器平台取得重要进展,空间对抗能力逐步成熟;无人作战力量谱系日趋完善,作战能力领先全球;网电对抗软硬件发展迅速,电磁作战具有压倒性优势;战略威慑和战略打击优势进一步扩大,全球快速精确打击能力加速发展。

  近年来俄罗斯虽然经济发展缓慢,但其在新型作战力量建设方面依然投入大量资源,例如建立了特种信息部队、网络作战部队,大量培养网络攻防作战力量;明确把太空作战行动纳入作战范畴,现代太空作战系统已初步建成;通过“新面貌”等军事改革,战略威慑力量、远程打击能力等得以全面提升,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为其军力的再次跃升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二)作战力量体系组织形态日趋现代化。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作战力量体系现代化的外在表现形式和组织结构基础,尽管美俄两国军事现代化的进程不同,但积极推进作战力量体系组织形态的现代化是其共同的选择。主要表现在:一是作战力量功能区分更加专业、多样。美俄针对各自的军事战略需求,对作战力量按照属性、专业、任务功能进行了详细划分,进一步明确了功能定位和任务区分。例如美国陆军按功能分为战斗、战斗支援和战斗勤务支援三类,各类别下属作战力量可以按任务需求组合为合成旅战斗队、多功能支援旅以及特种支援旅,其中合成旅战斗队区分为重型、步兵和“斯特瑞克”旅战斗队,多功能支援旅区分为战场监视旅、火力旅、战斗航空兵旅、机动增强旅和维持旅等。

  二是实现了编组灵活性和任务适应性。美陆军旅、营、连三级均采用诸兵种合成编组,如“斯特瑞克”步兵连就包含了步兵排、机动火炮排、迫击炮排、狙击组和火力支援组等多种力量。在营部除了指挥模块,还编有侦察预警、炮兵、扫雷、狙击、医疗等支援模块和人事、后勤、通信和牧师等保障模块。科学编组后的作战力量,战场适应能力得到极大提高。三是实现了建用机制的规范性。严格规范的建设和使用机制对战斗力的生成至关重要。各军事强国已形成比较完善的作战力量建用机制。例如美军作战力量隶属各战区司令部统一指挥使用,而各军种主要负责作战力量建设,构建了军种现代化战略、实施计划和项目经费年度预算三个层次的规范化政策体系。

  (三)科技对作战力量体系发展的推动作用越发关键。恩格斯指出:“一旦技术上的进步可以用于军事目的并且已经用于军事目的,它们便立刻几乎强制地,而且往往是违反指挥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战方式上的改变甚至变革。”历史实践一再证明“科学技术突破―研制出新型武器装备―作战力量体系改革―作战能力跃升”这一过程的必然性。

  近年来,以美为首的军事强国通过大力推动科技创新和创新成果的军事化运用,全面提升了人员素质和装备性能,大大推动了作战力量体系变革,实现了战斗力质的跃升。美国将其科技优势不断转化为高尖端武器装备,迅速占领了多个新型作战领域的技术高地。2014年美军提出的“第三次抵消战略”,目的就是通过科技创新,在武器装备上拉开与对手的代差,以绝对技术优势压倒作战对象。时至今日,美军武器装备、人员科技素养、高科技作战理念、作战能力和海湾战争时期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这在近期空袭叙利亚作战中已有所展示。

  重塑作战力量体系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当前新体制下亟待研究解决的重大现实问题,需要关注和研究的问题很多,本文仅从以下五个方面谈一些粗浅看法。

  (一)强化重塑作战力量体系工作的统抓统管。国防和军队改革为我军重塑作战力量体系带来了难得的历史机遇,要坚决贯彻习主席训词训令和军种发展战略,以推进战略转型为目标,整体筹划设计我军作战力量建设发展。一是统一建设规划。着眼未来联合作战需要,区分不同作战方向和部队使命任务,统筹规划战略战役战术层次作战力量建设的规模、类型、结构、编成和实现路径,分类制定建设规划和发展路线图,保证按计划、有重点、分步骤推进作战力量体系重塑。二是统一技术标准。按照标准化、系列化、通用化要求,加强指挥信息系统和武器装备的标准化、体系化设计,统一技术指标、数据规范和接口标准,从技术层面解决好作战力量与指挥信息系统、与各类武器装备间的互联互通问题。三是统一资源配置。着眼形成体系作战能力,按照急用先建、重点先建,建用一致、建保一体的原则统筹资源配置,以作战旅(团)为基本单位,成建制、成系统配套推进编制体制、指挥平台、武器装备、综合保障、人才队伍等建设。

  (二)加快实现作战力量体系组织形态现代化。马克思指出:“随着新作战工具即射击火器的发明,军队的整个内部组织就必然发生改变了,各个人借以组成军队并能作为军队行动的那些关系就改变了。”结构决定功能,作战力量体系的组织形态直接与实战能力挂钩,要以此次编制体制调整改革成果为基础,进一步调整优化其组织形态。首先,要加快作战力量模块化建设。实质就是通过对作战要素的优化重组和作用机理的科学运筹,实现人与装备、装备与装备之间的有机融合,促使打击力、信息力、机动力、保障力融为一体,确保每个模块既具备独立作战的能力,又具备临机接入、即插即用的便捷式组合能力。

  其次,要扩大新型作战力量构成比例。精简整编各军种老旧装备部队,扩大电抗、陆航、特战、远火、防空反导等力量规模,增编网电、空中突击、无人作战等力量,逐步提高新型作战力量比重。第三,要持续优化作战力量编成结构。调整各类型部队主战力量与兵种力量、支援保障力量的编配比例。

  (三)加快武器装备系统的升级换代。武器装备是作战力量发展的物质基础,决定着战斗力建设的质量层次。一是加速实现武器装备信息化改造。一方面按照新的作战需求和制胜机理,加快研发适应信息化战争要求的新型武器装备,打造全新的指挥信息系统和信息化作战平台,以武器装备技战术性能的提升促进新质战斗力生成;另一方面加快现有武器装备的信息化改造,升级换代武器装备的信息系统,提升现有装备系统的铰链融合和信息化精确作战效能。二是加大武器装备配套建设力度。按照下达编制、配发装备、编配人员、配套器材、建设场地、建全保障的思路,加快作战力量体系化配套建设,切实为尽快形成体系作战能力创造良好条件。

  (四)加大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力度。新型作战力量是现代作战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新质战斗力生成的强力引擎。要坚持把新型作战力量建设作为战略重点,抓紧推进战略预警、军事航天、防空反导、信息攻防、战略投送、远海防卫等力量建设,增强我军新质作战能力。一是制定好新型作战力量建设规划,科学研究确定其重点发展领域,突出非对称作战力量建设,把能对敌方体系形成破击效果的“杀手锏”力量建强建实。二是要采取超常规措施做好新型作战力量后备人才的培育储备工作。新型作战力量对人员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涵盖了国际政治、法律、特战、心理、信息技术等多个方面,要通过进一步深化推进军民融合、实现军地联合育人等途径尽快储备急需的高素质人才。

  (五)大力提升新型作战力量实战化训练水平。要紧贴新型作战力量武器平台系统性更强、技术更复杂、能量释放机理更特殊、行动调控要求更高、技术保障任务更繁重等特点加强针对性训练,提高其实战能力。一是深化作战运用研究。切实搞清新型作战力量的运用原则、方法、时机,遵循现代联合作战制胜机理,研究探索与之相适应的战法对策,最大限度地释放作战效能。

  二是强化技术战术专攻精练。科学编修训练大纲、指导法和教材,广泛运用基地化、模拟化、网络化等训练手段,大力开展高强度、高难度对抗训练,强化复杂条件下的无预案训练,夯实技战术基础。三是加强体系融合训练。按照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的要求,组织实编、实配、实训、实演,推动新型作战力量由配属作战、支援作战、保障作战向主导、主战、主用转变。

本文链接:http://enovexcorp.com/fandaozuozhankongyu/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