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斗牛棋牌下载 > 反登陆 >

潮汕抗日故事:潮安·梅溪反登陆战

归档日期:06-20       文本归类:反登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9年6月21日凌晨,日军正式进犯汕头。当夜,日寇先以一艘电船,满载300余名海军陆战队员,化装成难民,直进澄属新港。当天早晨5时许,这批日军分由澄属大衙渡船口及蛋家园渡船口,渡至对岸潮安属梅溪登陆。时驻守梅溪桥至庵埠一带的广东保安第5团第一营营长杜若率领部属猛烈抗击。

  不久前采访台湾作家、中国抗战史研究专家刘台平,他对于抗战期间中日双方军队死伤人数的数据分析颇为客观,指出中国军队连、营长的死伤之众多,印证了当年全国抗战形势的艰难险阻以及军队存在的各种弊端,即队伍总体素质低劣、军备武器极其落后、各部队之间作战不协调等等。而当时的连、营长,多是刚从军校毕业不久的学生,接受过良好的军事教育和作战训练,血气方刚,有强烈的爱国精神,誓把日寇赶出中国,因此在战斗中每每冲锋陷阵在前,也正因此,在各级军官中他们的死伤人数最多。

  与汕头市区的保卫战同时打响的庵埠“梅溪反登陆抗击战”,正是印证了中国军队的基层军官英勇御敌杀敌的英雄气概。

  1939年6月21日凌晨,日军正式进犯汕头。当夜,日寇先以一艘电船,满载300余名海军陆战队员,化装成难民,直进澄属新港。当时,驻新港的国军见深夜有电船入港,即大声查问,日军利用当地带路的汉奸,用潮汕话回答,谎称为汕头商民惧怕飞机轰炸,雇船合载回乡避难。哨兵也认为港外水雷密布(其实水雷已为汉奸买通妈屿岛海口水雷队长切断),且检查到船上各人身上没带武器,不疑有他,故此放行。那时正值韩江下游水涨,日军乘坐电船直抵下埔溪,先在下篷蛋家园登陆集中,再由飞机空降武器枪械及大批日旗遍插于草地上,故意布下疑阵。

  当天早晨5时许,这批日军分由澄属大衙渡船口及蛋家园渡船口,渡至对岸潮安属梅溪登陆。时驻守梅溪桥至庵埠一带的广东保安第5团第一营营长杜若率领部属猛烈抗击。

  其实,就在日军包围四基围的战事发生后,国军指挥部与梅溪驻军的通讯已被切断,杜若尚未接到作战命令。可是13架敌机成群结队飞来庵埠轰炸,情况非常危急。杜当机立断,派出两个连兵力紧急开往梅西大桥自来水池湖头村一带警戒,准备迎击进攻庵埠之敌。他们自早晨8时守候至10时,汕头以及附近各乡的百姓,纷纷向庵埠退来,却未见日军踪影。原来敌已偷偷从大桥以东登陆,绕道渡江至汕头,再从护堤路袭击我守军侧面。梅溪守军,即先与敌发生激战。杜若得知后派兵增援,但梅溪一带可作掩护的地方太少,难以抵挡日机的狂轰滥炸,激战两小时后,不得已退守庵埠城内。

  此时日军在附近各乡田野投掷日旗,动摇民心,汉奸也在城内四处活动,民众纷纷逃难,城里出现骚乱。日军逼近城郊,双方再一轮的战斗后,杜若于当天下午5时带剩余部属被迫撤出庵埠,退守薛陇一带。敌人进城后不敢贸然再追。当晚,杜若亲率一连的士兵反攻庵埠,一度冲入了城内,将敌逼退至大桥水池一带。天亮后,日军大队来援,他们才撤退。6月23日,杜若又带兵数次与日军对战,双方均有伤亡。为阻拦国军再次进入城里,日军工兵迅速于三日内将防卫庵埠的重要工事建构完成,杜部再度反攻已成难事。6月23日晚,杜若又率数十名士兵作最后反攻,身中四弹不得已撤下火线。全营官兵战至此时已伤亡过半,只得撤往后方。30岁的杜若在梅州德济医院疗伤,接受记者采访时一再称“每念及不能一死报国家,汗颜不已,伤口痊愈决重上前线杀敌!”

  且说21日清晨,另一批港外的日军利用橡皮艇冲进新港,溯江直上至厦园村外,汽艇因沙滩搁浅,无法上岸。厦园村陈延平、陈炳婶、陈居好、陈乌面和一青年及4个过路外乡人共9人在堤上、江边遭惨杀。随后,日寇汽艇回退至梅溪,接应下埔溪蛋家园的敌军,强行登陆。

  “梅溪反登陆抗击战”由此打响。独九旅626团三营7连连长李健夫是惠阳人,他担负正面抗击任务。该连战前驻扎在厦园村、洋东村祠堂。

  此刻,正是早晨6时许,敌机多架从庵埠方向飞临梅溪赐茶一带,多次反复俯冲扫射,狂轰滥炸,火光浓烟冲天,机枪声、步枪声、爆炸声激烈交接。我守军新港保安团第五团某连与敌激战,连长殉职。该团机关枪连连长张谷辖下各排的意见分歧,畏死退缩,且自相残杀。张率残部退却时,其部队以枪械向乡民换取便装衣服,易装潜逃。澄海上蓬海边,遗落国军武器不少。后澄城沦陷,该处多为敌伪保安处长向佩璋所取去。24日,张谷率部退至潮属八角楼时,保安团团长温轰对其所作所为极为气愤,将其扣押查办。

  大敌当前却有守军如此怯弱临阵退缩,给作战人员及武器装备对比本来就强弱悬殊的我方造成了致命的打击。梅溪反登陆战至21日中午情况迅速恶化,日寇在梅溪赐茶一带正式登陆推进。庵埠遂告沦陷。

  李健夫连队只得撤至鳌头乡厦园村、洋东村重组、休整。23日夜,李健夫率兵向日军登陆后占领的梅溪、赐茶一带夜袭进攻,夜战十分激烈,由于驻赐茶的日军大部分都住在官路村内,守赐茶庵仅有的11名日军全被李部消灭。官路村的日军闻讯出击,李健夫在梅溪乡内争夺战中,因钢盔掉落,脸额多处受伤,被勤务兵和群众抬下火线,本拟送彩塘医院抢救,但因伤势过重,抬至鳌头乡田边村时便牺牲了,年仅24岁。群众为纪念其为国捐躯,把他埋葬在厦园后埔,造墓立碑。碑文为“爱国军人李健夫连长之墓”,以志永念(该碑1956年平整土地时被拆掉)。

  当驻官路的大部日军赶来救援时,李健夫部已经撤走。天亮(24日),日军迁怒于当地百姓,对梅溪、官路、乔林等村进行搜索报复,残杀群众。其中梅溪被杀的有洪平双、洪如荣、洪和太、洪和升、陈洽水、陈忠恒等20多人;洪炎木、洪炳奎、洪清记等几十人被打伤;乔林牛屠巷一屋内被杀7人,而村里的老石一家三代人则惨死在金厝祠旁。接着,日军进入洪厝,见洪厝祠堂灯笼的“洪”字,与战场上遇到的洪之政(时任潮澄饶澳自卫总队长)部队臂章的“洪”字番号相同,误以为是该乡的乡民,于是对洪厝乡大肆屠杀。洪声扬在家中被刺死,洪两仕兄弟、洪岳潮父子和洪标明、洪松宣等被刺死祠堂前。一天内竟将将洪厝乡里姓洪的乡民不分男女老幼抓来砍杀近100人,还打死耕牛10多头,将30家鱼寮占为马棚。

  而在庵埠沦陷的第二天(22日)夜里,广东省保安团两个连(有说为杜若所部),潜入内文里村溪头郑袭击驻溪头李日军,一个小时后撤退。翌晨,日军30余人,分两股,到内文里实施报复。其中一股20多人,闯入溪头郑,在“大夫第”内抓了郑元松、郑元明父子、郑若怀、郑元恒、郑经伟等14人,押解到“仰辰门”内沿大水沟,让他们蹲成一排,由14个日兵一对一用刺刀杀戮,在惨叫声中将其踢下宽2米的大水沟。灭绝人性的日军又朝下乱刺,鲜血合着污水,将沟渠染成了血渠。由于跌倒时,倒卧倚压,竟有4人大难不死。另一股日军,在陈厝祠前抓了杨广好等4人蹲成一圈,由1名日兵将一枚手榴弹投到4人中间,当场炸死2人,2人重伤。日军还在庵埠太和善堂附近的“花头埔”抓了杨启河、杨再发等11人,逐个刺死后丢弃池中。

  日军占领庵埠后,把庵埠和毗邻的澄海部分地区,建立一个“澄庵警备司令部”,司令部设在溪头李,司令官为大濑户。宪兵队驻三门楼村,队长重田;宣抚班驻溪头郑,班长都志宏;炮兵队驻内文里狮头尾,队长岩中。其在潮澄交界处,犯下不计其数的罪行。

  (参考文献:《潮州八年抗战》《潮汕抗战号》《潮安抗战回顾》《潮汕沦陷回忆录》《潮州志·大事志》)

本文链接:http://enovexcorp.com/fandenglu/96.html